首页 > 教育 > 正文

明月松间照 中国古代书画中的“松”

2018-05-15 14:02:44来源:新华网  

松既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君子文化的最重要的符号之一,也是东方艺术审美中极具代表性的表达载体。新华网书画频道带网友走进北京松美术馆的展览...

“松”既是中国传统文化中“君子文化”的最重要的符号之一,也是东方艺术审美中极具代表性的表达载体。新华网书画频道带网友走进北京松美术馆的展览“明月松间照——中国古代绘画中的‘松’”,赏鉴不同历史时期文人墨客笔下的“松”主题画作,从不同角度感受他们对“松”的依托、寄情和立意。

《四季赏玩图》(局部)明佚名

与明代帝王有关的行乐图,目前存世有数幅,如中国国家博物馆藏《宪宗元宵行乐图》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《明宣宗行乐图》卷等。此幅《四季赏玩图》,曾在大英博物馆“明:皇朝盛世五十年”展览中展出。画卷描绘皇室四季赏花行乐的场景,春日赏牡丹、夏季赏红莲、重阳赏金菊、冬季赏雪梅。头戴黑色便帽、身穿绣金龙袍的宪宗皇帝,前后共5次出现在画面里。松树亦出现在各个桥段,扮演重要角色:一开始,宪宗皇帝坐在双松下的草堂里观看女童荡秋千;春赏牡丹时,宪宗所坐的琉璃凉亭外,被古松围绕;秋冬交界处,以青松和雪松表示季节的变化,雪松下的便殿也银装素裹,宪宗也换上棉袍,戴着貂皮帽。画面瑰丽堂皇,一派太平喜乐氛围。

《古松献寿》清蔡含

蔡含,明末清初女画家。字女萝,号圆玉,江苏吴县(今苏州)人。著名文人冒襄侧室。擅山水、花卉、禽鱼。蔡含常与冒襄另一妾金玥合作绘画,人称“冒氏两画史”。世人常知冒辟疆与董小宛,鲜知冒氏有一位工绘画,尤其擅画古松的侧室蔡含。闺阁女子,能放笔画松,且笔墨老辣劲健,实属女中才子。后来“虞山派”诗人邓林梓作《画松歌》赞她:“少君贞心比老松,千岩万壑在胸次。四方乞画无虚时,缭绫侧理满箧笥。每因能事苦迫促,君公墙东避不啻。”说明她的古松图在当时士大夫阶层十分抢手,这幅古松献寿即是证明。一株盘回老松,簇簇松叶攒针于枝,根根有力,层次分明,扇面虽小,却有大气象。加上冒襄对题,是不可多得的琴瑟唱和之作。为《中国古代书画图目》唯一著录的蔡含作品。

《松花图卷》(局部)清项圣谟

项圣谟,明末清初画家。字逸,后字孔彰,号易庵,亦有“松涛散仙”别号。浙江嘉兴人。祖父项元汴,为晚明著名书画收藏家和画家,故项圣谟自幼精研书画名作,山水、人物、花鸟无一不精,境界明净,极富书卷气。亦精书法,端庄严谨,峻拔出脱;善赋诗,文辞警策凝重,悲壮慨然。国破家亡,晚年家贫,而志存高洁,不交权贵,卖画自给,后人评论其诗书画构成“崛起之豪”的完整境界。著有《朗云堂集》、《清河草堂集》、《历代画家姓氏考》、《墨君题语》。

项圣谟善画树,尤善画松,有“项松”之誉。此图卷满眼莹碧,取意汉魏仙道思想中的松花长年,以细笔绘岁寒双松,远近成对,近处双松翠冠如盖,繁枝里藏着一位采松花的小童子;山石错落有致,茸草青苔,鲜洁无尘。据项氏自题,时逢山斋松花盛开,命童子采收,贮存为食,并作《采松花》诗三首,又因昔日岳大司马曾作《咏松花》色、声、香、味四题,于是绘此图相配。

责任编辑:hnmd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