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 > 城市 > 正文

谭卓:因为电影得到尊重才值得欣喜

2018-07-10 09:13:16来源:新京报  

在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点映之前,谭卓在片中大跳钢管舞成为了一个段子式的传播。身为曾经的文艺片女王,谭卓这次是要改画风了吗?实际上,谭...

在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点映之前,谭卓在片中“大跳钢管舞”成为了一个“段子式”的传播。身为曾经的“文艺片女王”,谭卓这次是要改画风了吗?

实际上,谭卓饰演的“刘思慧”是个不幸的单身母亲,为了给女儿治病,在夜场跳钢管舞赚钱。在电影中这一段钢管舞的场景大概只有十几秒,谭卓却为此练习了将近两个月,腿上一片片淤青,还导致右脚踝软骨骨折。

戏份多少,辛苦不辛苦,会不会受伤,或是片酬高低,这些在谭卓眼中都不是事儿。她将自己定义为“一个幸运的人”,但这份幸运不仅仅是因为一次次演上了自己喜欢的电影,刚出道就拿到了戛纳最佳女演员的提名,而是她具备一种与生俱来的本领,有能力守护住天性中的自由和热情,关心生命中真正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拍文艺片

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
谭卓的“命”好,入行以来几乎就没演过配角。第一部戏《美丽时光》,她陪一名男性朋友去试镜。结果她被导演看中,成了女一号。

25岁的时候,她遇见了娄烨和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。娄烨看到她的照片后,就让副导演给谭卓打电话约见面,聊了聊,就决定用她了。

她成了娄烨电影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的女主角,并凭借片中出色的表演,入围了第62届戛纳电影节“最佳女演员”。顶着巨大的光环,谭卓却依旧云淡风轻地拍着更小众的文艺片。

电影《追凶者也》

《春风沉醉的夜晚》之后,她接连拍了《hello!树先生》《李可乐寻人记》《追凶者也》等小成本的文艺片。都说文艺片片酬低,她不但不在意,自己还帮着片子拉钱找资源,做各种推广。她好像从来不去考虑“赚钱”这件事情,自己物欲不强,小时候家境又好,被全家人宠上天,春节回东北,光是一顿早餐,一道鱼就给她做了四种,红烧的、清蒸的、煎的、炖的。

更重要的是,谭卓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,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我会愿意以一种让自己舒服的方式、赢得尊重的方式去赚钱。”

谭卓不会因为大制作、高片酬这些外在诱惑而牺牲自己天生的骄傲,因为她是一个“心疼自己内心感受,自身又有想法”的人,她选择接片,一定会选好的,“今天遇到的一切,只能说,都是机遇。”

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

《我不是药神》

没必要把那些苦楚都写在脸上

《我不是药神》就是这样一部可以满足谭卓职业自豪感的作品。在她看来,这是一部格局非常大的电影,是自己想要的东西,“我愿意为这个社会做特别积极有意义的事。因为这部电影而得到了尊重,是我在这个行业里觉得最欣喜的部分,超过是否成为明星。”

片中,谭卓扮演一位单身母亲,知道孩子得了绝症之后,想尽一切办法赚治病买药的钱。虽然内心绝望,但她依然以一种很从容的姿态在生活。

这也是谭卓欣赏的态度,没必要把那些苦楚都写在脸上,也不必到处去诉说委屈,声讨自己的苦难,“越大的委屈越没必要去诉说,没有意义,自己要想怎么去解决。”谭卓说,自己过去一遇到事也很容易控制不住情绪,歇斯底里,但现在她会先把情绪压住,“这件事情最终我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,然后再来倒推,我需要怎么做,或者就沉默不说话了。”

这些年,谭卓本身也发生着很大的变化。之前拍戏时她清高得很,心里骄傲,不跟任何人交流,也不交朋友。现在虽然还保持着收工就回房间的习惯,但每到了一个组,都会觉得特别开心,跟大家打成一片,“可能是自己也长大了,放松了,很多事儿都觉得不是事儿。”

谭卓从来不喜欢“黏黏糊糊”的感情,即便剧组成员之间感情再好,她还是会保持一定距离。《我不是药神》剧组的关系十分融洽,拍摄期间,谭卓每天依然是拍完戏就回房间,大家也不知道她去干吗,觉得她很神秘。“我就是看看书,洗个衣服、洗个澡,再做做面膜,收拾收拾东西,最后给家人打电话,做这些事都特别占时间。”

拍戏之余,谭卓享受作为一个普通人所有的生活乐趣,逛超市、看展览、全家出游。她不喜欢化妆,觉得素颜的样子最美,看展览时被认出来也特别坦然,“我不认为有任何一个妆可以把人变得更美,都会把人原本的生动和灵性掩盖住。”

其他演员巴不得一年拍十个月的戏。谭卓不能,“那样我就死了!我的灵魂会失去水分,所以必须得空出一段时间。”生活对谭卓非常重要,演戏只是她人生中的一部分,“我还有家人、朋友,自己的生活、旅行、吃喝拉撒,这些共同充斥着我的人生,每个都很重要。”

电影《hello!树先生》

新鲜问答

新京报:入围戛纳之后,你从来没有想过怎么好好经营一下自己?

谭卓:我没概念。那时候并没有想过自己以后要走国际路线,或者其他的,我根本不懂。如果拿到影后,那是对你专业的认证,而不是这个头衔给你带来了什么。

新京报:以前你可能文艺片演多了,大家觉得你的人设是高冷,但现在反而感觉你挺欢乐的。

谭卓:人本身是有很多面的,在不同的环境里有不同的温度,呈现的那一面就会不一样。我那天去参加了一个酒会,我自己在那儿跳舞,他们说你不要这样,所有人都看着你。我觉得别人看是别人的事,我做自己就好了。我原来是“紧张型人格”,负担多就会感觉特别累,后来就减,让自己更放松地往前走。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,好像是上天给了这种能力,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且改正。

新京报:你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是一个什么都可以直接“拿”来的人,比如演电影的运气很好,爱情也得来的比较容易,好像并没有通过多大的努力,或者历经了多么艰辛的过程去得到,现在这种情况有变化吗?

谭卓:现在也是,依然觉得自己很幸运,同时也依然觉得自己不够努力。因为我天性里的天真、热烈保持得特别好,我身上有这种强烈东西,假如我更努力的话,也会让我的能量扩散得更大。我了解我自己,以我自己的资质,真是努力到拼了命的份上,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,但我不是会那么为难自己的人。

责任编辑:hnmd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