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生活 > 正文

从不以数据为目标驱动,仍居“隐形冠军”宝座,村田是如何做到的

2022-03-10 14:01:48来源:财讯网  

村田制作所,是一家日本企业。它的名字并不为人熟知,但产品却深入在每个人的生活中,手机、电脑、汽车无处不有。它从日本的家族企业起家,...

村田制作所,是一家日本企业。它的名字并不为人熟知,但产品却深入在每个人的生活中,手机、电脑、汽车无处不有。它从日本的家族企业起家,至今已有77年历史。村田制造的是电子元器件,其中片状多层陶瓷电容器、EMI静噪滤波器、高频电感器在全球的份额都达到30%以上。每一个手机、每一台汽车中都需要数百甚至数千个这样的元器件。

村田是“隐形冠军”,它的客户遍及高科技领域的大小巨头。在手机领域,有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;智能汽车领域,有上汽、蔚来、特斯拉、理想、小鹏汽车等;5G基站,他们的合作方是华为、中兴和大唐。此外,村田与阿里、腾讯、百度、滴滴也有合作。众多消费者熟知的科技品牌,都选择村田作为可信任的元器件供应商。可以说,村田正在低调地为不可计数的消费者提供间接服务。

这家成立于1944年的公司,运营到2021年业务范围仍在无限扩大。在5G和自动驾驶即将来临的时代,村田的想象空间也随之扩大,因为越复杂精密的仪器,需要越多的高端元器件。比如,5G手机所用到的元器件数量是低端机型的两三倍,而新能源车、智能汽车用到的元器件数量会是传统汽车的三倍以上。

2020年疫情当中,村田的销售额和利润依然在上涨。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,村田销售额16320亿日元(约合954亿人民),比上年上涨6.3%;营业利润3132亿日元(约合183亿人民),比上年大增23.7%,创下销售额和营业收入的新高。大中华区,集中着村田的主要客户。据最新财报,大中华区的销售占村田体的58%,超过美国(10.5%)和日本本土(8.4%),且与上年相比,这个占比仍在扩大。

疫情影响之下,村田业绩增长的逻辑在哪里?七十七年来,它的不败之道是什么?对未来的发展有何规划?

带着这些疑问,2021年6月11日,在村田位于上海的中国部大楼里,南方人物周刊对村田(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裁佐藤俊幸进行了深度访谈。

他1988年进入村田制作所工作至今,除了日本,还曾在新加坡、菲律宾、中国台北工作,与中国的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04年在深圳的工作。伴随村田的发展,他完成了从实践者到管理者乃至领导者的角色转变,也见证了全球特别是中国高科技产业的飞跃。在不断变化的市场格局中,他正在传承并坚守“村田式”的研究精神,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寻求创新突破,引领村田向着他们的蓝图行进。

 

 

“全球最大的被动元器件商之一”

人物周刊:村田是一家全球的“隐形冠军”公司,产品专业度高,客户面向通信、电脑、手机、汽车等领域。能否简单地向读者描述一下,村田的产品是用来做什么的?

佐藤俊幸:村田是一家主要做被动电子元器件的全球厂商,如果只看营业额,是全球最大的被动元器件商之一。我们专注制造非常小型、高能的电子元器件,各种地方都会用到,最出名的是陶瓷电容器,一台手机大概要用到一千个陶瓷电容,汽车是八千个,非常高级的汽车可能用到两万个。我们一年的生产量超过一兆。

人物周刊:怎么理解“被动电子元器件”?

佐藤俊幸:它也叫无源器件,所谓“源”指的就是电压源、电流源等。主动元器件需要电源才能发挥特,被动元器件不需要外加电源就能工作。最有代表的主动元件是半导体、芯片,被动元件则有电容、电感、电阻。

(▲ 图表数据由村田根据行业分析预估所得)

人物周刊:2020年村田的业绩很好,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2371亿日元,比2019年提高了29.5%之多。在疫情之中逆势上扬,是如何做到的?

佐藤俊幸:疫情在全球扩散,造成了我们生活方式非常大的改变,以我自己为例,我儿子和女儿是大学生,在日本上课都改为线上授课了。还有“宅经济”的发展,大家在家里玩电子游戏的机会多了,出门不选择搭大众交通工具而是自己买车的人也多了。这些都会使人们对电子设备的需求增加,对我们来说也是利好。还有一些新的技术革新,比如5G或自动驾驶,都会带来更多对我们的产品的需求,村田过去的成长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样。还要归功于村田在全球各地的员工,大家健康状态非常良好,能够支持公司巨大的成长。

 人物周刊:疫情时代,村田的社会课题和贡献从何体现?

 佐藤俊幸:我们在2020年4月成立了可持续发展部,去年也官宣加入RE100,发布到2050年将可再生能源的使用量提高到100%的宣言。 针对疫情,村田推出了已经证实可用于空调和空气净化器等的离子发生器Ionissimo®,它对新冠病毒有灭活作用;也与帝人富瑞特株式会社合作开发了一种具有抗菌能的压电纤维,PIECLEX,这种材料具有抗菌和除臭功能,可以减少环境负荷。此外村田还围绕“碳中和”采取了一系列举措,也在多所大学设置助学金,以及开展捐赠物资等活动。

手机和车越智能,需要的元器件越多

人物周刊:在村田的全球业务版图中,大中华区销售占58.4%,远超美国和日本,且占比仍在扩大。中国成为村田最大的销售片区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佐藤俊幸:中国一直以来就是世界电子产业的制造中心。 村田1973年率先在香港设立销售公司,开始进入大中华市场,1978年在台湾成立了生产销售公司。1994年在无锡设立工厂,1995年在上海成立销售公司。2009年以来我们开始对大中华区的销售额进行独立统计,当时它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市场了,占41.2%。目前村田的员工在全球有七万多人,中国员工大概超过两万人。

人物周刊:从村田的角度,如何看待目前的“芯片荒”?在芯片领域,村田将会如何和中国企业建立合作关系?

佐藤俊幸:芯片是主动元件,早些年,作为行的上游企业,村田与其没有太多的直接合作。年来,越来越多的下游企业寻求更完整、全套的解决方案,这造就了村田和芯片企业之间的连接。

村田非常重视这种合作机会,特别成立了一支团队来支持国内的半导体厂商,希望通过我们的产品和技术,实现芯片产品最优化的功能,以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,一同服务于下游客户。

中国芯片企业的困境来自全球环境压迫以及缺少尖端的制造工艺。目前,我们已经看到有一部分客户在半导体的采购上遇到一些困难,短期看来我们的订单会稍延缓,可是长期来看电子产品需求还是会持续成长。

半导体是目前全球都遇到的困境,日本、欧美客户都有相同难题。除了疫情影响,主要还是行业本身的原因,特别是汽车行业的芯片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。

人物周刊:5G手机被认为是未来的主流。三星、小米、OPPO和Vivo都是村田的客户,它们在5G手机上这两年来表现出了怎样的需求?

佐藤俊幸:这些都是村田重要的客户。研究公司(GFK)称,2019年5G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00万,2020年2.1亿,2021年5.22亿。同样是智能手机,低端机型和5G高端机型的元件数量会有2-3倍的差异。

5G时代,高能、多功能化发展,需要更高密度的贴装,需要更小、更薄和更先进的电子元件。村田从早期就开始从材料、生产工艺和产能上着手准备。目前,由于客户的提前采购,供应仍然非常紧张,但我们已经设法赶上了需求。

人物周刊:村田也服务于5G基站,能否介绍一下村田的产品在中国5G基站的应用?

佐藤俊幸:中国的5G在实际应用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5G基站的供应商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,如华为、中兴、大唐,我们为他们提供非常多样化的产品。例如储电放电的陶瓷电容器,过滤掉不需要信号的降噪滤波器,还有在5G天线接收的各种各样信号中,能够切实接收到需要信号的射频滤波器。 目前中国所实行的5G是在Sub-6GHz频段,未来会导入毫米波频率,这对我们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机会。毫米波能够传输的资料量比GHz是有爆炸增加的,但因为频率非常高所以信号能够传输的距离比较短,因为传输距离短,电信商要设置很多基站,从而我们产品的需求量就会有很大增加。

(▲ 5G 基站增长趋势村田预测)

人物周刊:目前中国兴起造车热,对于元器件品牌来说,传统车企和新能源车企的需求有何不同?

佐藤俊幸:村田的汽车客户年销售额约为2700亿日元,占销售额的16.8%。中国的汽车市场是全球最大的,新能源汽车和智能联网汽车的实际投入使用也非常迅速。它们每辆车使用的元器件数量是传统车的三倍以上。为什么需要这么多?因为需要装摄像头或传感器去检测周围的障碍物,基于得到的信息,车上的半导体芯片就要做出判断,是该刹车还是转弯。形象地说,就像车里面装了一台高能服务器。越智能的车,需要的元器件越多。 村田在三年前启动了专门的中华圈汽车团队,我们的新客户包括滴滴、百度、阿里巴巴、上汽集团、腾讯、蔚来、特斯拉、理想、小鹏汽车等。

人物周刊:3月底,村田的天猫旗舰店上线了,这是出于什么考虑?

佐藤俊幸:村田是为数不多入驻天猫的元器件制造商,旨在为中国更广泛的顾客群体提供服务,特别是有小批量采购需求的客户和独立开发者,可以帮助孵化更多的本土中小型创业创新公司,未来在其壮大后,也能继续信任我们。

“过去77年,我们从不以数据为目标驱动自己”

人物周刊:作为2004年就在深圳工作过的企业家,怎么看待中国在这17年间的变化?

佐藤俊幸:我在中国前后加起来有十年。中国变化真是非常大,最深刻是客户的变化,现在的客户比起十几年前,越来越多地关注最先进的技术。例如十几年前在深圳,那时候“山寨机”客户非常多,现在做5G或是自动驾驶的客户,更愿意投入相关先进技术的研发。

人物周刊:村田成立于1944年,至今在全球市场仍非常成功。它与众不同的企业文化是什么?

佐藤俊幸:一个很重要的,是我们的“社训”,即所有员工共享的价值观:“磨砺精湛技术,实践科学管理,供应独特产品,贡献文化发展,积聚信誉为本,谋求企业繁荣,彼此互助互惠,至诚感谢合作。”

社训在很多时候会成为我们判断事情的标准。比如开发产品时,“供应独特产品”就会是一个标准,同行已经在做的我们就不做,或是加上什么做出差异化。

人物周刊:社训是在一开始就形成的,还是后来会进行变化和调整?

佐藤俊幸:这个是公司创立不久之后就确定的,后来没有修改。

社训是创始人汇他的经验产生的。比如创始人的父亲是做陶瓷的,餐盘之类,当地有非常多类似的公司聚在一起,都是亲朋好友,创始人认为如果我做得太突出就会压制好朋友的生意,所以就想能不能利用陶瓷技术做不一样的产品,就成立了村田。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贡献社会,这是经验当中产生的社训之一。

人物周刊:在村田工作三十多年,是什么激励和吸引着你始终为它努力工作?

佐藤俊幸:我曾经也想过转行,收到过其他公司的邀请,但那时公司给了我一个去海外工作的机会。我是在日本乡下地方长大的,憧憬大都市,所以想去东京上大学,到东京之后又想看更宽广的世界,村田那时候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,我非常感谢。

另外村田经常在不同的职能之间轮岗。我原本是做营销工作,后来有六年时间到商品事业部,学到了涉及整个产品战略的内容。我很赞同这种培养人才的方式,累积不同经验,视野会更宽广,譬如人力资源部的同事到商品事业部门后,再回去,就会知道商品事业部需要什么样的人才。工程师也一样,经历了不同角色之后,他的组合技能就会变多,也许就可以把A的技术加上B的技术发展出一个新的东西。

 人物周刊:在村田,员工的工作节奏是怎样的?

佐藤俊幸:我们现在在中国和日本,都在改革工作方式,譬如导入弹工时,每个礼拜可以申请一次在家上班,未来还会考虑进一步增加灵活疫情中看到,现在通讯技术非常发达,就算在家上班也不会影响客户满意度,我们也考虑到很多家里有孩子的员工的需求。的来说,公司要考虑到员工生活和工作的衡,如果做得不好,长期来说会留不住人才。

人物周刊:村田内部设计产品的逻辑一般是怎样的?

佐藤俊幸:可以说,我们预判很强。我33年前刚入社的时候,当时的社长即创办人就说未来电话是可以放到口袋里面的,当时电话还是很大一个需要接有线的转盘电话,他非常超前,决定从那时开始就要发展高周波、高频率元件。

一般来说,我们会做一个市场路线图,指市场未来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子;为了达成这样的市场,客户会产生什么需求,形成一个需求路线图;接到这样的需求我们又必须提供什么产品,就有了产品路线图;为了做出产品,我们必须具备哪些技术,再做出技术路线图。我们不断做这样的循环,从市场到客户需求到产品到技术。

比如眼下,我们知道6G时代频率会变得更高,现在使用GHz(千兆赫兹),到6G是THz(太赫兹)频率,从而要研究为了达到这么高频率所需要的元器件产品。

人物周刊:村田未来3-5年的目标是什么?

佐藤俊幸:大家可能会有点惊讶,过去77年,我们从不以数据为目标驱动自己。不会去设计比如三年或五年后,达到怎样的营业额、营业利润。反而我们会向股东、员工、利益相关者共享未来的蓝图是什么样的。

(▲ 村田的CS以及ES蓝图架构)

我们的蓝图有两个架构,一个是CS(客户满意度),即客户价值链的优化和最大化,一个是ES(员工满意度),将员工成长视为最高价值。通过这两方面驱动技术革新。 我们想成为全球第一的元器件制造商。虽然我们目前有一些在全球畅销的产品,但是这个“第一”并不定义为营业额,我们的“第一”是希望通过产品和服务,在目标领域里能成为客户最优先选择的厂商。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关键词:

责任编辑:hnmd003

精彩推荐

最近更新